笨鳥慢飛-學生神作品

z 2020/12/27 14:38:21

那時候,農村還沒通電。沒有電燈,漫長的夜晚只靠一豆燈火照明。沒有電視,日子卻過得一點兒也不寂寞。冬天的夜晚,我家是全村老少爺們兒快樂的天堂。父母人緣極好,農閑時節,村上老老少少都喜歡到我家里坐會兒聊會兒,尤其那些十四五歲的大孩子,更把我家當成他們的據點。

      留著茶壺蓋兒頭,鼻子下面永遠拖著兩條黃濁的鼻涕,上衣的前襟下擺總是一片長一片短——不知為什么他衣上的扣子總是找不對自己的家,褲子差不多常年吊在腳脖上邊——小五哥哥是家里的老小,一年到頭幾乎都在穿哥哥們打下來的舊衣服。那樣一個男孩子形象,即便在那時的農村,也是少見。所以,小五哥哥在所有的哥哥里,給我的印象也最為深刻。

      冬天的夜晚,漫長卻不冷清。四五個十幾歲的大孩子都跑到家里來,湖天海地地侃,有時也會玩點兒小孩子們才玩的捉迷藏的游戲,卻多是讓我和小五哥哥去藏,他們找。那一群里頭,數我和小五哥哥年紀最小,我們兩個就成了那些大孩子們逗弄的對象。

      大哥哥們一聲令,說:開藏!我和小五哥哥就一溜煙兒地跑了。各自找個犄角旮旯把自己藏起來,大氣不敢出,等著來找。那些來找我們的大哥太狡猾,未等我們藏好,就大喊:藏好了么?去找吧。我知道那是他們在誘我們出聲呢。死活不應。可憐小五哥哥,每叫必答:藏好了,來找吧。哪還用找?哈哈大笑著就把他從一個米囤里給拉出來了。小五哥哥還一臉的無辜:我藏得這么嚴實,你們怎么就一下子找到了?得到的回答——腦門兒上挨一指頭加一聲“笨蛋”。

      如此次數多了,小五哥哥就變得聰明一點兒。再用如此招數,不管用了。小五哥哥也懂得沉默是金。再換別的招兒。找了半天,找不到,就大聲說:出來吧,我看到你們了。說這話時,有位大哥把我的腳給踩著了,他還故意在上面輕輕碾動了一下,疼得我直咧嘴。那也不出聲。這樣的招數在小五哥哥那里就不管用,他看到別人的腿,就相信別人的嘴,摸著腦袋就從藏身處鉆出了。其實,人家根本就沒發現他。

      小五哥哥一年到頭穿不了一件新衣。那次,姑媽一狠心,就給他做了一條新表新里新棉花的新棉褲。也巧,新棉褲做成了,四哥就從外面買回一條新腰帶,小五哥哥看著眼饞,死活纏著要系上。穿戴一新的小五哥哥那天顯得特別驕傲神氣,倒背著手就進了我的院門。那天,哥哥們不再跟我們玩捉迷藏的游戲了,改做算術題。我和小五哥哥比賽,先算對者為贏,輸了的就得喝下一茶碗白糖水。結果,那天晚上,小五哥哥把肚子喝成了一個圓球。后來,是我母親實在看不下去,不讓他們繼續考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