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進大海

TiMi 2020/12/27 15:29:53

小時候,大海對于我來說是一個美麗的夢想,和煦的陽光、溫柔的海風、金黃的沙灘,湛藍的海水只是在夢中才能見到。那時,我經常想著有一天能夠踏著細軟的沙灘,在大海邊盡情喊叫和狂奔,然后,快樂地拾起一個個斑斕的紅貝殼。這樣一個湛藍的夢,伴著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春夏秋冬。

十二歲那年的暑假,我看海的愿意終于實現了,爸爸帶著我,坐上了開往海濱度假村的旅游車。多年的夢想即將實現,我抑制不住內心的興奮。一個勁地問爸爸什么時候才會到啊。爸爸總是對我說,不急不急,很快就要到海邊了。經過兩個小時的路程,我們終于來到了海邊。一下車我顧不上放下行李就直奔海灘,向著一次又一次出現在夢中的那可愛的大海奔去。眼前的大海,一望無際,卻并不似我想像中的那般大,海水不是那種寶石般的湛藍,卻呈現出一種土黃色,顯得渾濁不堪。沙灘的確是金黃色,卻在金黃中夾雜著一些灰黑的顏色。心中那籠罩著的光環一下黯淡了許多。盡管這樣,我依然十分開心。面對著大海,我能感受到它的博大,雄渾。這種感覺震撼著我的內心,幼小的我翻遍了大腦中匱乏的知識庫,竟沒頭沒腦地吟出了一句“寄蜉游于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”。

我在海灘上足足瘋玩了一整天。在沙灘上堆沙丘,在亂石縫中找貝殼,捉螃蟹。當然,我還不忘品嘗了一下海水的味道,咸咸的,帶著一股苦澀的腥味。

第一次的大海之行在我的歡笑聲中結束了,大海那博大的胸襟,雄渾的氣勢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盡管他不似心中那般完美無缺,但我依舊深愛著大海,渴望下一次再見到大海。

第二次與大海的“親密接觸”仍然是在一個暑假,也同樣在那片海灘,但我卻目睹了大海另一種風姿。

白天的玩鬧自是不必說。到了夜晚,我突發奇想,想見識一下夜晚的大海。父母自是不同意的,他們忙著聊天,與別人打麻將,讓我一個人去他們又不放心。去是一定要去的。我瞞著他們,悄悄溜出了旅社,來到了海邊。夜里的大海是很安詳的,波濤親吻著海岸,發出輕微的“唰唰”聲,白天那調皮的浪花早已不見,似乎早已安睡。此時的大海顯得如此神秘,朦朧,仿佛一位蒙著面紗的少女。望著平靜的海面,我的心也開始沉寂,完全陶醉在這夜色之中,竟不自覺地哼起了黃磊的《我想我是海》。四周一片寂靜,只有幾艘漁船上的漁火在黑暗中明明滅滅。

第三次見到大海是在多年以后。高一暑假,我到瑯岐參加社會實踐,在實踐將近尾聲之時,學校組織我們去了一趟海邊。這一次大海之旅也許是我最為刻骨銘心的一次,因為我見到的不再是我熟悉的大海:海水固然和沙灘有著相著無幾的顏色,卻不是土黃和金黃,而是一種觸目驚心的黑色。海風卷著一陣陣腥臭的氣息呼嘯而過。——這無疑又是人類的“杰作”。

我退卻了,不敢觸碰這樣的海水,更不必說品嘗了。心目中大海那美麗的身姿被擊得粉碎。面對無邊無際的大海。從那片海灘歸來,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悶悶不樂,我不明白人們怎么狠得下這樣的心腸,難道金錢果真如此重要?